http://www.hiteshjoshi.com

盘宽南海这么大 领你先看看!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等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莫嫌礁小 每礁关联300万,毋觉失大 所失皆为2亿家”,这是永暑礁上的礁联,巡遍南沙小礁,几乎每个礁堡大门上都有礁联

  2015年深秋,三亚海湾,徐徐海风悄悄地叩击海岸。我伫立在军舰如林的港口,凝视着进进出出的战舰,思绪万千。盘宽

  二十年前,也是这样的秋天,我作为一名军事记者,随着海军的舰艇编队去南沙群岛巡航,往事历历在目,恍若昨天。

  湛江港口。初冬的早晨乍寒还暖。海湾里波浪微涌,清冷的阳光在海面上泛起一汪汪银色的涟漪。

  猎猎军旗下,型导弹舰珠海、湛江,型导弹护卫舰常德,大型综合补给船575组成的巡航编队,并泊在硕大的军港码头边,整装待发。

  编队舰船上,身着海蓝色军装的水兵们神情庄严地列队在军舰靠近码头的舷边,编队远航的启锚仪式。

  码头上,一列肩扛银星的海军将校军官雄姿勃发地向着军舰致军礼!

  随着一连串军舰启航的命令,水兵们迅疾奔向各个岗位,舰艇依次徐徐驶离码头,耕海犁浪向着南中国海挺进。

  作为随行的军事记者,我站在珠海导弹舰的驾驶舱与舰长并肩手持军事望远镜,注视着风云变幻的前方海面,目不转睛。

  海风起了。编队的战舰群劈波斩浪,向南、向南,驶向南中国海的深处!

  驶出海湾,展现在眼前的是无垠的南中国海。我惊讶地发现,此刻,大海与蓝天已经是浑然一体海天一色。疾驰的军舰斩出一条条白色的浪花,不时有一条条十几公分长的飞鱼被航行的军舰惊动,飞上军舰两侧的甲板。

  南沙群岛永暑礁离湛江有1500公里,湛江到永兴岛约750公里。

  海洋是人类未来巨大的发展资源地所在。人类学家曾预言,人类起源于海洋,人类终将回归海洋。

  驶入大海的战舰开始加速前进,随着战舰驶进深海,海水从灰色逐渐变成深蓝色。一望无际的海面在阳光下波光粼粼,极像硕大的鲤鱼背。驰骋在万顷碧波上,军舰的航海长如数家珍向我介绍南海历史。

  在驰骋的军舰上,摊开南中国的海图,中国历史上一个个名人的名字,跃然图上。

  南海自古属中华。古往今来,一些国家觊觎着这片海域,众多爱国将士为了证明神圣的,将生命奉献在这片的海洋里。

  西沙群岛的嵩焘滩,是以清代首任驻外大臣郭嵩焘命名的,他曾多次派水师,并曾亲自巡航南海诸岛。

  南沙群岛的骏滩,是以两广总督张人骏命名的,他也曾多次派水师巡航南海。

  南沙群岛的李准滩,是以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命名的,盘宽他曾率领水师多次巡视西沙南沙群岛。

  敦谦沙洲是近代史上以接收南沙群岛的“中业”舰长李敦谦的名字命名的。

  夜色朦胧,血红的夕阳已渐渐被翻滚的波涛蚀掉了。一座绿树银滩的美丽岛屿跃入我们的眼帘。航海长告诉我,战舰已驶入西沙群岛海域。刚刚远去的那一片环抱在郁郁葱葱中的岛屿就是西沙群岛中最大的岛——永兴岛。

  

  “舰注意!南沙有情况,命你两舰快速驶往永暑礁!”成品字型航行的编队,正在以每小时15海里的速度驶向南沙(编队中575补给舰正常航行仅每小时15海里),编队总指挥发出命令。

  导弹舰珠海、湛江迅速闪离编队,加速航行。

  两艘战舰成一字型编队劈浪奔驰。深蓝色的海面被犁开两道银色的浪带。珠海舰指挥室的航程表上标示航行的速度已达到每小时36海里,相当于每小时65公里。

  翌日早晨,朝霞已映红南沙海面,海面上波光潋滟。军舰抵近南沙群岛的永暑礁,顺着礁上人工开凿的港池徐徐地泊近。

  永暑礁是一个椭圆形,礁盘呈东北-西南的珊瑚环礁,分为西南和东北两块,整个礁盘宽约7.8公里,长26公里,108平方公里。涨潮时没于水下,退潮时少许礁盘露出水面。军舰缓缓驶入港池时,耀眼的五星红旗在强劲的海风中迎风招展,一座钢筋水泥筑起的二层楼矗立在海礁上,它便是中国南沙群岛的军事指挥中心。如今已属于海南省三沙市,也是中国在南沙群岛的行政中心。码头上竖立着一座碑,两行醒目的大字:“南沙是我国土,神圣不容”,落款是“中华人舰群1988年立”。礁堡白色的门方上镶嵌着两块象征着中国的门匾:一块写着“中国南沙群岛海洋气象观测站”,一块写着“中国南沙群岛”。

  

  军舰停泊码头。守礁战士们簇拥着军舰巡航的水兵们鱼贯而入礁堡。舰长带着舰上的军医执行编指的命令:原来永暑礁上的守礁兵小张得了急性阑尾炎,礁上缺医少药难施手术。军舰军医仅用一个小时便利落地为守礁战士切除了阑尾。一周之后,小张又生龙活虎地出现在礁堡的哨位上。

  编队在南沙巡航的两个多月里,我们的航迹遍布南沙群岛,多次登上海军战士们驻守的永暑礁、华阳礁、赤瓜礁、南薰礁、渚碧礁、东门礁。我深切地感受到的高脚屋里和巡航的军舰上戍边战士们心系祖国的情怀和捍卫祖国的坚强决心。

  

  在南沙群岛永暑礁上,守礁战士面朝大海,全神,守护着祖国的神圣国土。 摄影 王麒/画报

  在南沙荒芜的岛礁上站岗放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活枯燥之极,为了寂寞,守礁战士们在完成巡逻站岗任务之余,还创造了南沙的礁花、礁、礁联、礁报,陶冶了情操,丰富了守礁生活。

  守礁战士们从1500公里远的带来了梅花、兰花、茶花、牡丹等十几种花儿。在南沙海风海浪、炎热酷日的蒸烤下,花儿相继死去。唯有东门礁守礁战士养的一束小花开了,那便是北方俗称“死不了”的小花,也叫大花马齿苋,属于马齿苋科。一盆、二盆、十盆、百盆……南沙礁盘上都开满了这种小花,战士们给它起了个美丽的名字——太阳花。就在我们编队巡航期间,南沙各小礁通电会商:国有国花,市有市花,咱南沙的礁花是啥?上下一致通过:太阳花——南沙礁花。

  

  这是被称为“南沙礁花”的太阳花。记者白瑞雪摄

  登上所有的礁盘,会前会后,吃饭就寝,守礁兵们都会唱着一首铿锵的:“在辽阔南海高脚屋上,有一群好儿男手握钢枪,战风斗浪守国门,一颗红心永向党。吃遍南沙千般苦,幸福我荣光……”这首风靡南沙群岛的《南沙卫士之》是时任南沙巡防区亓玉台在永暑礁守礁时创作谱曲的。这首后来在全国群众咏比赛中获得优胜。

  《南沙卫士报》算得上国内最小最具特色的之一,八开、油印。作者都是南沙岛礁的守礁战士,内容全是南沙守礁人的戍边生活,编辑也是总编就一人。我们在永暑礁,遇到第二任总编李泽辉少尉,盘宽第一任总编辑、专业军士肖已退居二线。《南沙卫士报》还有一个特别的登名启事。无论哪个守礁战士的爱人生孩子,便会在上登征名启事。因此一拨拨守礁战士的孩子,名叫“南南”“沙沙”“震南”“卫南”等与南沙以及南沙岛礁名字相关的孩子就有许多。后来,曾经在南沙守礁时有了孩子的战士们无比光荣地回忆说,那是他们生命里最珍贵最自豪的纪念。

  巡遍南沙的小礁,你会发现每个礁堡的大门上都有一副醒目的礁联,据说每副礁联都是经所有守礁战士们推敲同意的,它们表露了所有守礁战士们的共同和爱国情怀。

  永暑礁——莫嫌礁小每礁关联300万(指我国传统管辖海域300多万平方公里),毋觉失大所失皆为2亿家(指全国当时约2亿家庭)。

  渚碧礁——志在天涯戍守渚碧礁盘,心系祖国永保国门平安。

  赤瓜礁——功在千秋赤瓜勇士建头功,业在今朝南沙官兵立伟业。

  南薰礁——持钢枪伴国旗显男儿赤胆忠心,驻南薰守国门立华夏千秋功业。

  东门礁——驻后方守前方前方后方共同为国防,保国门卫东门东门国门靠我们。

  华阳礁——守华阳六虎何惧,卫海疆男儿哪怕狂风。

  这不正是南沙人海一般宽阔的胸怀吗!有幸的是,渚碧礁的礁联是记者被选为守礁队员驻守在渚碧礁上时被战士们推举下起草的。

  

  2016年7月13日,南方的客机在美济礁新建机场着陆。 记者 陈益宸 摄

  在那云飞浪卷的南中国海上,守礁巡航的海军战士们演绎了许许多多催人泪下数不胜数的爱国故事。

  导弹舰珠海、湛江乘风破浪驰行在南沙群岛。两艘军舰均列编在国的王牌舰队。

  军舰是祖国流动的国土,珠海舰高高的舰桥上,时任舰长蒯崇山深深地明白这重任中分明有一种。在蓝色国土上,蒯舰长留下过一串串辉煌的航迹,两下太平洋,五赴南沙,参加过我国第一颗运载火箭发射。记者在蒯舰长的床头看到四大本、30多万字的航海训练笔记,里面记录着舰长的责任和担当。赴南海前不久,珠海舰经过海峡时10级台风,狂风巨浪席卷军舰,军舰一会儿被抛上浪尖,一会跌入浪谷,军舰摇摆达30多度。蒯舰长挺立在舰桥上沉稳如山。水兵们说,舰长鹰隼般的眼睛能够穿雾破浪。就是这双深邃的目光,在咆哮的台风中整整扫射24小时,战舰安然无恙地穿越海峡。而世界航海史上,在台风中翻船的事不胜枚举。水兵们说,所有航行的指令都是从舰长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中发出的。

  湛江舰舰长严跃进,长得敦敦实实。接任湛江舰舰长,便发誓一流的战舰一定要造就一流的舰员。从此,湛江舰舰长的窗口常常亮起不灭的灯光。短短一年,严舰长和他的舰员们便熟悉掌握了新装备,并在实践中摸索总结出130多种新舰艇训练技能。某日,湛江舰进行海上主炮射击训练。军舰驶入预定防区,晴朗的海天突然浓雾重锁,浊浪排空,能见度骤降。原计划的高科技观测进行实弹射击遇阻。严舰长命令,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必须锻炼部队在各种恶劣海况下能打善战的能力。严舰长矗立指挥台,精心指挥,严密组织,密切协同。随着射击的命令,一团火光划破雾海,靶标轰然爆成碎片。战舰就此完成了各种海情下的作战训练。

  南沙群岛的最南端有个东门礁。海军某部警备四连驻守,这个连曾受到总部通报表彰。赴南沙东门礁守礁的礁长黄铁强家在湖南农村,在礁上当礁长时,唯一牵挂病中的老娘,便把上级发的营养品攒给老娘,守礁7个月后回家探亲,老娘已在2个月前病逝了,临终前唤着他乳名。这位刚烈的汉子哭成了泪人,将南沙获得的军功章放在老娘的坟前长跪不起。副张恩尧奔赴东门礁守礁的头一天,接到父亲病故的电报,他将电报交给连部,让连里为家中发封“恩尧执行任务,不能回家奔丧”的电报。桂武松元旦喜得爱子没几天,就匆匆奔赴南沙东门守礁。春节刚过,出生40多天的爱子不幸夭折了。两个月后,家中的电报才送到他的礁上。

  1988年4月16日,水兵朱建国在巡逻警戒时在南沙的海洋里。

  1990年5月16日,水兵唐常福在训练中也长眠在南沙永暑礁这块褐色的礁盘上。

  啊!这一首首深沉的海岛恋,不正是南沙守礁战士们祖国至上的真实写照么!

  曾母暗沙,南沙群岛最南端的岛屿。海面波涛滚滚,战舰犁浪奔驰,舰长站在甲板上,一列水兵站坡舷边,他们举起右手,神情庄严地向祖国宣誓,我们一代代海军将会永远在这里巡航下去。

  又是微风瑟瑟,我远眺三亚湾畔,任习习海风吹拂着已经发白的鬓霜。远处的军舰又在起航,也许又是去南沙巡航的编队,空中又飞机轰鸣,也许又是去西沙永兴岛、南沙渚碧礁、美济礁执飞的,却之不去的南沙情结又将我驿动的心随出航的战舰飞机带走……

  

  奶粉新政丨史家胡同丨老龄化丨“孕”气丨微信丨OEM企业丨缉毒丨取消门诊丨养老院押金丨互联保丨专访丨脱欧丨公交一丨东京“共享车”丨金融小白P2P丨奥兰多枪击案丨“剁手党”丨“轻松筹”丨驴象之争丨心脑血管丨迪士尼丨被直播丨毕业就丨民间投资丨高考作文丨拥堵费丨酒能治病丨纪委“段子手”丨藏传佛教“学霸”丨儿科涨价

原文标题:盘宽南海这么大 领你先看看! 网址:http://www.hiteshjoshi.com/zonghepindao/2021/0216/10061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