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iteshjoshi.com

宁都会议为何罢:与行动易生错误

  会上多数人却认为:“承认与了解错误不够,如他主持战争,在与行动上容易发生错误。”(以上引文均见《苏区局在宁都所开之全体会议经过》,1932年10月20日)

  本文摘自:《在苏区的几起几落》,作者:余伯流 陈钢,出版:长征出版社

  这时,已急调第十九军入闽,广东军阀陈济棠亦大举入赣,准备进攻苏区。

  敌人第四次“围剿”的阴云已经出现。红军本来就不打算在漳州久居。为了迎击敌人,1932年6月5日,临时东军1、5军团迅速回师赣南,与在赣江西岸活动的红3军团遥相呼应,集中兵力歼灭敌人。

  令一声三军动。“遵照的,率领东军1、5军团从龙岩出发,经梅县、安远等地,西向广东南雄。原计划,在运动中打击粤军,未料,在经闽赣边境一个叫大禾的地主土围子时,红4军军长王良被土围子冷枪击中。红军又折一员好将!王良是井冈山下来的老战友,不禁为之悲伤。王良后,周昆接任了4军军长。

  这时,中革已撤销东军番,红军1、3、5军团按照方面军总司令部的命令;于6月底集结在大余、南雄一线,伺机歼敌。

  仍以和中革委员的身份随军行动,参与指挥。红1方面军总司令仍是,部主任王稼祥。总一职却暂时无人。7月7日,粤敌余汉谋部张枚新师由信丰出九渡水,到达乌迳,向南雄水口前进。当晚,红1方面军总司令部即决定在水口一线摆下战场,在运动中歼灭敌人。

  8日,红5军团与敌张枚新师3个团在水口附近,双方相持不下。这时,敌叶肇师的3个团已开至贤水埠,增援南雄的敌张达师也向红一军团进击,前锋到达桥。

  “鱼饵”尚未投下,“鱼”却自动找上来了。据此,红1方面总司令部于7月8日在鲜水塘发出水口战役命令:靠本方面军决集中三个军团首先消灭向我正面出击之敌及张枚新师,然后夺取南雄城。”并对战局作了具体部署:红一军团15军担任正面,以一部吸引敌军主力,其余集结于中站附近,与在东坑之12军联络,伺机歼敌;红3军团在大余河之北之部队,9日晨撤至小梅关附近,以1师在大小梅关及岭牵制大余之敌,其余集结在中站东北为总预备队,红5军团相机歼灭张枚新师;如该师退入南雄城或被我军歼灭,则相机渡河侧击南雄向我正面出击之敌;第3师,6师统归陈毅指挥,9日拂晓前开至水口圩对河一带协同5军团歼灭张师;方面军总司令部在中坑双树下以北高地指挥。

  7月9日晨,一层薄雾着山野。红5军团与3,6师将士像千万只雄鹰穿云破雾,在水口地区向张枚新师发起了。呼啸的枪声如爆竹般紧凑炸响,红军战士凭借有利地形,时而匍匐,时而跃起,多次突破敌前沿阵地。战斗打得及为激烈,从早上一直打到正午。午后,敌援军2旅赶到,以优势兵力向我猛扑。我5军团不知有变,仍把敌9个团当作3个团,顽强坚守阵地,终使敌无奈其何,至天黑双方仍相持不下。

  10日拂晓,红5军团和独3、6师又向敌发起猛烈,红12军赶到亦投入战斗。敌人的山炮不停地轰响,炸起一团团尘土与硝烟,不断地有人倒下,但激起的是更多的人崛起!正是双方酣战时,红1军团的15军来到了水口战场,攻战一时进入白热化。水口周围,一片枪声,一片呐城,资水河畔,硝烟滚滚,隐雷阵阵。“冲啊!”5军团战士打红了眼,索性脱去湿漉漉的上衣,赤膊上阵了!敌人哪见过如此阵势一时纷纷后退。然而,鏖战数时,终因红3军团未及时赶到,溃败之敌得以喘息,逃回南雄城去了。

原文标题:宁都会议为何罢:与行动易生错误 网址:http://www.hiteshjoshi.com/zonghepindao/2020/0507/2263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