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iteshjoshi.com

综合频道“n”里,26万韩国人颤抖,200万人,5

  现在,还能有什么事比更大?

  韩国人就遇到了一件。这两天,韩国人举国沉浸在一起惊人带给他们的之中——“N”案件。一个学霸主导制造出的,者多是未成年女孩,最小的只有11岁,案情之恶劣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

  更让韩国人的是,至少有26万人参与了这场的。韩国总人口不到5200万,就算2600万男性,70%是15-60岁成年人,也就是1820万人,26万,也就意味着每80个韩国成年男性中,就有一个人参与。这是一个典型的性犯罪。

  让人难以释怀的是,这起会像此前也曾轰动一时的张紫妍案那样,不了了之吗?

  2019年初,“N”开始进入韩国警方视野。

  当时,警方接到多起“被骗拍照及不雅照”者的举报,她们多为女性和青少年。

  经过近一年多的调查,韩国警方终于在本月16日网名为“博士”的犯罪嫌疑人赵周斌及4名共犯,他们被拍摄和“儿童性剥削视频”,涉嫌违反儿童青少年性法、强制猥琐、等7项。

  与此同时,韩国向揭开了“N”的的。

  据韩国《》报道,“N”是通过社交平台Telegram建立的多个私密聊天群,一些用户将女性甚至未成年人作为性的对象,拍摄照片和视频,在群里分发、销售。

  为了,嫌疑人提前建好多个聊天群,综合频道不断新建、解散聊天群,并分别命名为“1”、“2”等,因此被统称为“N”。

  在这些聊天群中,女性被视作“低贱的物品”,通常被叫作“××狗”或是“来月经的东西”。她们承受各种的,包括但不限于被剪掉、吃屎、塞剪刀以及等等。

  截至目前,已经确定的“N”者就多达74人,全部为女性。其中16人是未成年,年龄最小的只有11岁,还在读小学。

  而最早一代的“N”,是由网名为“God God”的高中生为“缓解压力”在2018年底创建。

  当时,这些群就不仅限于、视频,还会“奴化”中学生,将她们带到线下,过程被“实时共享”。

  但将这一系列推向顶点的,还要当属“博士”赵周斌。

  他在2019年2月接手“N”,并将其搞成了“会员制”。在他创建的“博士”中,用户需要花钱注册才能进入。按照可以观看的视频等级,会员费分为25万(1400元币)、60万(3440元币)和150万(8350元币)韩元三档。

  并且,除付费外,用户要想维持会员资格还必须在群里发布、分享同样包含内容的视频或图片。

  此外,赵周斌还搞出了一套女性上钩的完整犯罪套。

  他先在社交等平台广撒“高薪招聘生”的,等女性上钩后,邀请她们在Telegram上聊天,并一步步她们拍摄和不雅视频。

  由于Telegram这款软件私密性强,具有阅后即焚的功能,很多涉世未深的女性为此认为不用担心照片外泄。在“高薪工作”承诺的下,她们往往会对“博士”言听计从,乖乖就范。

  殊不知,包括照和不雅视频在内的所有聊天记录已被赵周斌全程录下来。之后,他将这些视频当做那些女性的砝码,让她们不断按照他的指令继续拍摄各种和的视频和照片,包括让她们用刀在身上刻“奴隶”二字,或者摆拍联想到性行为的各种姿势的照片。

  否则,就会被赵周斌“你的家人和朋友很快就看到你的照和不雅视频”。自此,这些女性沦为供赵周斌玩乐的“”,陷入永远无法回头的痛苦深渊。

  据一名曾进入“博士群”的会员向警方供述,赵周斌大概运营8个不同的“聊天”,每个内都有4、5名一看就是中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她们随时按照“博士”指令拍各种视频,内容之超乎人们想象。

  而将近26万名“博士”聊天群里的会员全程都围观这些“”视频,并不断起哄,有的人甚至提出更为的要求。

  “N”事件的在韩国引发轩然。

  18日,一名韩国向青瓦台、要求公开“N”运营者“博士”的真容及所有个人信息。截至24日下午6时,该共吸引250多万参与。

  一些参与该的家长表示,不能让自己的女儿生活在像“博士”这样的的,必须公开“博士”的真容及全部个人信息,让这类人在韩国无处遁形。此外,还有于19日向青瓦台、要求公开所有参与“博士”聊天群的26万名会员的个人信息。截至24日下午6时,该也吸引近190万人参与。参与的表示,那26万名会员其实就是“博士”的共犯,应该受到法律制裁。

  韩国总统文在寅23日向所有的者女性表示慰问。他表示,警方不应只调查“博士”等运营者,有必要对“N”全部会员进行调查,并希望建立特别调查组犯罪者。

  24日,负责调查“N”事件的首尔地方厅对外公布,经“个人信息公开审议委员会”讨论,决定向公开“博士”曹周斌的个人信息和身份证照片。

  警方公布的信息显示,赵周斌生于1995年,2014年考入位于仁川市的一所理工专科大学信息通信系,于2018年毕业。在大学期间,曹周斌曾担任校报总编辑。

  韩国SBS《8点新闻》报道说,赵周斌在校期间成绩优异,在校4个学期里有3个学期的平均学分超过4.0,多次获得学金。随后,有韩国网友发现,就在3个月之前,他还积极在某个帮助残疾人的志愿者团体里活动。

  据韩媒介绍,2010年开始韩国警方根据相关法律,向公开连环、分尸等犯罪性质恶劣、影响巨大的刑事案件嫌犯的个人信息和真容,而赵周斌是首个被“公开”的性犯罪嫌犯。

  据悉,25日上午8点警方将曹周斌移交给检方,届时曹周斌会被安排站到镜头前、公开真容。

  此外,参与“博士”聊天群的26万名会员目前可谓是如坐针毡、瑟瑟发抖,生怕自己龌龊遭起底。

  21日当天,韩国最大搜索网站NER上排名前十的热搜词就是“如何删除加密通信软件登录记录”。

  留言的网民表示:“曾无意间进入‘博士’聊天室下载了几个视频,之后退出聊天室并删除了加密通信软件。这样也会受罚吗?”

  与此同时,韩国各大门户网站上还出现“帮你彻底清除加密通信软件登录记录”的各种。

  一些会员非但没有一丝悔意,反倒委屈上了:

  可真正应该委屈的,到底是谁呢?

  “N”的嫌犯和们会得到应有的惩处吗?

  尽管 “博士”等主犯已经被抓,但这种怀疑始终没有停止。因为类似的事情在韩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曾经轰动一时的“张紫妍案”直到现在也没个结果,引发20万韩国女性上街的“具荷拉事件”以当事人的告终,而牵扯多个名人性丑闻的“胜利门”的主角竟而退了。综合频道

  这次“N”的结局会有所不同吗?

  令人悲观的迹象不是没有。

  韩国2008年就颁布了儿童相关法律,对涉及未成年人性犯罪的惩处力度并不轻。

  比如,制作、进口或出口儿童及青少年制品的,将被处以无期或5年以上;、展示或上映儿童及青少年制品的,将被处以7年以下或5000万韩元以下罚款;收藏儿童及青少年制品的,也被处以1年以下预期徒刑或2000万韩元以下罚款。

  此外,刑罚第条,组织或所参与的犯罪活动量刑标准在4年以上的,涉案人员将处以相关犯为相应的刑事处罚。

  不过,《朝鲜日报》在24日的报道中称,虽然法律惩处力度高,但在现实中,这类员被处以重刑的情况少之又少,往往被轻判了之。

  比如,先于“博士”的“N”第二代运营者“watchn”的案子下个月9日即将宣判。据韩国法律界透露,他可能被判3年6个月。

  要知道,在韩国偷包方便面都要被判三年半。

  而且,尽管经过了不断地、,韩国的事件仍然层出不穷。

  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称,据统计,的性犯罪已从2012年的2400件起增加至2018年65起。

  记者在首尔各处走访发现,餐厅、咖啡厅、地铁、公共学习场所、公园等公共洗手间到处都有小洞,这些洞孔都被纸巾、贴纸、胶带等堵住。

  尽管并不是所有洞孔都是相机的洞孔,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女性们只有将洞孔都堵起来才能。

  但是,也不是说,这事就真这么算了。

  韩国法务部相关人士24日慨叹称,过去韩国对于网络性犯罪的调查和惩处力度不够,是导致“N”事件这样的发生的原因,对此我们深刻。我们将尽一切努力追踪调查所有参与“N”网络性犯罪的涉案人员,将他们绳之以法。

  当天,韩国法务部表示,将积极与国际组织合作沟通、将所有涉案人员的犯罪拿到手,并追踪和收缴所有犯罪所得。

  韩国警方24日也宣布,由于“博士”与会员之间的交易用比特币进行,警方已与虚拟货币运营韩国分联系,要求对方提供曾向“博士”支付比特币的所有人员名单。

  一位熟悉韩国问题的专家告诉刀妹,这件事了韩国在治理方面的严重缺陷。

  这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不可能像大众期待的那样,立刻想出办法。比方说,在彻查过程中,难免会触碰到大集团、财阀的利益,导致案子很难继续,这也是根植在韩国内部的痼疾,一时半会动不得,也改不掉。

  但好在,无论在何时,韩国总有勇敢的人站出去。

  比方说,在这次的“N”事件中,就是两位20多岁的女大学生记者潜伏6个月,将这个丑恶的组织于日光下。

  尽管这无法一劳永逸地彻底解决问题,但由此产生的效应,肯定会形成一种,综合频道让这些丑恶的现象的始作俑者逐渐学会。

  “N”这颗雷,炸开的远不只韩国场。不少中国网友开始担心,我们与“N”的距离可能比想象中要近得多。

  比方说,在“N”事件发酵后,中文社交上出现了大量兜售“N事件视频全集”的账。

  还有网友分享了自己生活中的:为了下载学习资料,曾经买过共享网盘。却无意发现了三百多部“不太正常”的视频,均是由隐藏摄像机拍摄。视频中的女性在公共卫生间、KTV、办公楼等场所被,样貌清晰可见。视频上还明晃晃地打着“购买联系电话为***”的字样。

  更惊悚的是,在推特上出现了#ChinaWakeUp#的话题,点进去后,可以看到很多明显被、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拍摄的中国女性。

  这样的事情的确让人。

  熟悉互联网法律的专家告诉刀妹,互联网并不是法外之地。即便是跨区域、跨国境的平台,它也要遵从所在国的法律和。比如在中国就要遵守《网络安全法》的第12条,不能有,这是违法的。

  但解决上述事件的一点在于,随着新技术的发展,一些诸如Telegram的即时通讯软件私密性越来越强,这种东西只有经过邀请、注册会员才能看到,这给监管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对此,专家给出了三个:

  首先,按照中国网络安全法,要求这种私密性的通讯软件服务把相关数据保存两年以上。因为快手或者一对一的聊天都是要保存两年以上的;

  其次,大力推广用户实名制。确保注册有痕,登陆有痕,这样才能刺络虚拟面纱,减少用户借助虚拟网络肆意妄为的可能性。从互联网的长远发展来看,网络实名制是大势所趋,是杜绝网络水军、暗网,网络犯罪最核心的抓手;

  第三,所有平台都要设置不良信息的举报渠道,一旦发现,立刻。

  在,善良的人需要保持。

  图片来自网络

  原创:补刀客 补壹刀 执笔/斩魄刀&花痴刀

原文标题:综合频道“n”里,26万韩国人颤抖,200万人,5 网址:http://www.hiteshjoshi.com/zonghepindao/2020/0325/421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