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iteshjoshi.com

吴健加速器2、第二章 得夫如此

  这里是城西的一间名不经传的小酒吧,位于商业街东边的一个角落,偏僻的有些冷清。

  酒吧大门是紧紧关闭着的,木质的门板上雕刻着古朴的花纹,连唯一的一个把手都是木质的,更像古时候豪门大宅里所用,古色古香,凝重厚实,实不想象不出推开它里面竟是另一片热闹非凡的天地。

  他们三人帮和这里认识的一些文艺范儿的朋友就经常来这里,来的多了,她对这里也熟悉了。

  推开门首先看到的并不是热闹的舞池和奢靡黯淡的灯火,而是一只英俊漂亮的苏格兰牧羊犬,它叫丢丢,每个进来的客人都会不住朝它投去惊艳的一瞥,一些爱狗人士更是会直接扑上去,抱着它摸了又摸,亲了又亲。

  看到丢丢时眼眸里闪烁,本有些淡然的脸上顿时流露出欢喜的表情,蹲下摸了摸丢丢的头,和它打招呼。

  丢丢是这家酒吧主人的爱犬,性子高傲,通常都不爱搭理人,任你再热情它都只是睁着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淡淡地注视着你。

  可能是她来的次数多了,得到了它热情对待,上串下跳地往她身上扑,在米白色长外套上摁了好几个梅花印,乐的她连忙伸手接住丢丢的一对前爪,笑声也随着酒吧轻柔的音乐传开。

  

  “年华,你来了!”他声音就如他人一样温润,“这边!”

  随着他一声轻唤,原本围绕着长桌而坐的宁靖和陈培都转过头来,目光在她身上,另外和苏遇坐在一起的陌生女孩也抬头望过来,目光审视,夹杂着明显的。

  明天是周末,人非常多,这是他们的老位子,酒吧老板老板娘也都知道他们每周五这个时候都会过来,所以酒吧的工作人员会在桌子上放上一个牌子,表示有客订下。

  他们两男两女,呈男女双双搭配状分别坐在两方红色沙发上玩色子,十分亲密。

  沈年华头一次有了自己是外人闯进他们之间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舒服,更不舒服的是看着自己男朋友和陈培靠的那么近的坐在一起,而陈培,一只手优雅地握着酒杯,一只手搭在红色沙发背上,头慵懒地在宁靖的肩上靠着,长长的酒红色浪卷发妖娆地散在她和宁靖的肩上,说不出的妩媚和迷乱。

  看宁靖脸上吃惊尴尬还有对沈年华露出的赔笑表情,可以看出他刚刚迷醉其中,享受美人恩。

  陈培是个漂亮任性又风情万种不拘小节的女人,说起来会进来他们这个小圈子,还是因为她。

  陈培开始只是她的朋友,通过她认识了苏林,又从她和苏林的对话中知道了他们这个小圈子,初来h市又没什么朋友的她就像沈年华撒娇,跟着她一起来到这里。

  她交际手腕十分高明,说话更是八面玲珑,很快就融入这个圈子,俨然成为这圈子的女主人般的人物。

  那时她不知道,见陈培很会说话,常常以退为进又撒娇可怜,还在学校未经过历练的沈年华哪是她的对手,三两下就被她哄的没法子,还真把她当成无话不谈的好友,只是接触多了之后她也知道,陈培太过精明,说的话你只能一成就够了,什么为姐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话更是扯淡,一旦有什么事,她是跑的最快的那个,时间长了,也就看清了。

  粤科版通用技术必修1《制作过程》广东聂老师优质课(配课件教案)

  其实在刚认识时,宁靖就过她,说离陈培这女人远点,不然被她卖了还帮她数钱。

  那时她还不高兴,说:“宁靖,没你这样我朋友的。”

  在她看来,交朋友就是交朋友,很简单,不掺和任何杂质的,哪知这纷杂,妖怪众多,专门披着画皮吸人精血,直到将你吸干榨不出半点汁来再将你一脚踢开。

  宁靖在学校时也是跟她一样纯热的性子,毕业后和几个好兄弟合伙开了个,被朋友,又被‘好兄弟’卷了全部资金远走高飞,在职场中摸滚打爬六年混上现在这个,见识了的现实与,才渐渐变得没有了棱角,更加的钻营和市侩的,对她说的这些,都是他血的经验的总结。

  自认为在消费上较为的消费者王媛告诉亿欧,选购小家电基本上出于自己的真实需求,至今还没有出现完全闲置的情况,只有使用频次不同之分。不过,在小家电使用寿命、损耗程度的预期上,的确没有像大家电这么高,“毕竟价格不高,可以再买”。

  只是她没撞个哪里肯听,只觉得说宁靖上混久了,就把别人想的跟他一样。

  这把他气的,直说随你好了,到时候被怎么样了别来找他哭。

  她当然不会来找他哭,见她委屈,他会自己过来找她,心疼地胡乱擦着她的眼泪,告诉她:“哭什么,这点小事也值得你哭?吃一堑长一智,下次你就知道了!天塌下来还有我给你顶着呢!”

  沈年华抬起头来,红红的眼睛里满是,自问道:“我也不知道我在哭啥,说起来还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我心里就是不爽!”

  “傻妞。”宁靖抱着她,用手将她脸上眼泪都抹干,“走,我带你去吃野猪肉!”

  “太贵了,两百块钱才那么一小盅,我们去吃拉面吧!”她大声念着词:“拉面!四块钱一大碗,经济实惠,价钱不贵!”

  “养的起你!”他拉着她,坐上他那二手的铃木两厢车,帮她系上安全带,顺手捏把她不算饱满的,“这么瘦,没几两肉,抱着都没手感,得好好补补!”

  “给自己女朋友丰胸是为了自己以后的福利,怎么就了?”

  她脸憋得像天边的夕阳似的,红彤彤的,羞恼道:“没听过野猪肉可以丰胸的!”

  宁靖哈哈大笑,“你个傻妞,逗你玩呢,吴健加速器你还当真,怎么这么天真啊?”接着又不忘夸自己两句:“我跟你说,幸亏你是遇到我,不然把你卖了还帮人数钱!”

  她很不屑地一扬头,得意地说:“去!别说的你多聪明我多笨似的!我要真笨能十七岁就上大学,一上大学就把你给泡上手了么?高等学府有没有?大帅哥有没有?”

  遇到这类问题,死要面子大男子主义又甚重的宁靖是从来不肯认输的,“你个小样儿,谁泡谁呀?”然后又得意地笑:“算你有眼力!”

  在受过那么些之后,他曾直言不讳地对她说:“这除了她,我再也不敢相信任何人了。”

  就是苏遇,也是因为两人又共同利益,才接近他,最后和他成了兄弟。

  如果不是因为苏遇家世好,能力强,又是他的顶头,加上人通透没什么野心,可即使这样,他也不敢拿全部的对他,更多是利益的牵绊。

  用他的话说就是:“这再深厚的感情都经不起糖衣炮弹的腐蚀!”

  他说这句话时,正处于人生的最低谷,双眼通红,整个人颓废的不像他。

  也是从那之后,他放弃了他的梦想,离开了他的乐队,雪藏了他珍爱的吉他,心的投入到职场当中,才年纪轻轻,就混到现在这个职位上,虽说不高,可也是这个圈子里除了苏遇之外最年轻的销售经理。

  苏遇虽说是他们整个z省的大地区的销售总监,可这也和他家世有关,又是高等学府高学历,加上他那高智商……

  他曾不止一次的表示,如果他有苏遇那样的家世那样的脑子,早就是整个中华地区的总经理了,哪会一直只屈就于这么一个省的总监。

  确实,与宁靖的汲汲营营满腹野心相比,苏遇看上去就跟不食烟火似的,那样淡泊,仿佛没有什么能让他在意让他。

  倒是宁靖的话,让她不止一次的怀疑:“你确定你说的那个人是苏遇?”

  只因苏遇太年轻外表看上去太无害了,怎么看都不像是宁靖嘴里所说的那个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大总监,性情温和,眼神清澈,倒像是象牙塔内未见过疾苦未经过磨砺的大学生,用温润如玉这个词来形容他再适合不过了。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赶紧过来坐呀!”宁靖拍着自己旁边的位子朝她喊,将身边的陈培往一边推挤,她明显看到陈培眼里闪过一道冷芒。

  陈培和宁靖其实是属于同一种人,都是那种有过很多经历,有心计,但被的不到家,还缺乏的那一类人。

  宁靖聪明、大气、吴健加速器有胆识、霸气外露,是个敢拼敢闯粗中有细的年轻人,但有一点,野心和聪明都写在脸上,经历阅历和年龄都着他,还不足以学会藏而不露。

  这样的人在职场中好,也不好,就看他遇到什么样的领导。

  若遇到小肚鸡肠器量不足的领导,他就只有被被阴死的份,幸运的是他遇到的人是苏遇和他。

  他是z省地区的副总经理,他刚入行时就在他手下,后来总经理调到总部,他就直升为z省地区总经理,他也随之被提拔起来。

  他曾经说,他这辈子最的两个人就是苏遇和他,他们两机之深手段之高,是他现在拍马也赶不上的,能学到他们十分之一他就很满足了。

  然后表示,论起来,他的手段还略逊苏遇一筹。

  他给人的感觉是步步为营算无遗策,那苏遇就只能用谈笑间樯橹来形容。

  “当然。”他补充,“这和苏遇的家世、人脉也有一定的原因。”

  之前一直听他说他怎么怎么样,还以为是个四五十岁大肚秃顶满脸精明的中年老男人,见了面之后才发现居然是个书生气十足的斯文俊秀的年轻人,看着和宁靖差不多大,实际上只比他大五岁,让她狠狠惊讶了一番,心中怀疑宁靖是不是太夸张了,这两个人,真有他说的那么厉害?

  不怪她怀疑,而是苏遇和他实在是太过年轻了些。

  他说:“如果同一件事,你能想到五个面,苏林和我能想到十五个面。”他说别人前还不忘贬一下沈年华的智商来突出自己,在沈年华不满的眼神中继续说:“我们的那些老人精能看到二十个面,那我和苏遇就是三百六十面,面面俱到!明白吗?”

  4.背景提升这一方面应该是以课外活动设计为中心,根据学生的发展目标,充分利用学校和资源,对不同学生进行个体性规划,具体可能包括夏令营、义工等形式的实践、各种竞赛、科研活动参与及个性化创造。学业规划老师对学生的过程当中应该注重学生可转移技能的培养,比如时间管理、抗压能力、沟通能力及领导能力,这些重要能力对学生往后的大学生活甚至工作发展中的作用都不可小觑。

  沈年华咋舌,两只手比划着上下拉伸的动作:“这是怎样一种高度啊?你和苏遇咋就差这么多呢?完全看不出来啊!”

  宁靖顿时被沈年华气的半死,懊恼地辩解道:“我身上自然也有苏遇没有的优点,他就是看的太深想的太透,反而对什么都不在意了,没有任何事情能引起他的兴趣,人生活在,没有没有执著,任何事情他都能透过表面看到最深层次的本质,这多的是披着外衣实则腐烂到骨子里的事,都被看穿,你想想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那不是智几近妖了?”她话虽是这样说,心里却能想象到若真是那样,该是怎样一种,对这个世界,一种寻不到的。

  她脑中不由就想起形容纳兰容若的一句话来: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心中竟隐隐有些心疼。在后来接触的日子里,她不自觉地就对苏遇带上了几分关心关怀,后来大概是几人熟了,又因苏林的原因,她对苏遇那种隐隐的有时连宁靖和苏林都吃醋了。

  但他们也知道,她是个单细胞动物,从十七岁起就被宁靖纳入羽下,对宁靖一往情深,根本不可能,那种关怀只是纯粹的对朋友的关心。

  而宁靖更是像是对这世界上所有的信任都给了沈年华一个人似的,吴健加速器从不怀疑她,对她毫不设防,坦白直言:“如果这连你都不能信任了,那我今后恐怕再不能相信任何人了。”

  而他也说到做到,对外是百炼钢,对她却是绕指柔,几乎将所有他能给的最好的或他认为最好的东西,全部送给她。

原文标题:吴健加速器2、第二章 得夫如此 网址:http://www.hiteshjoshi.com/qichepindao/2020/1016/5701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