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iteshjoshi.com

比热容练习题文艺之城长沙成新网红打卡地,有

  撰文 / 腾

  编辑 / 董雨晴

  一个城市的网红化,最先体现在其在社交和在线旅游的知名度上。

  今年长假期间,各大在线数据显示,长沙是预订酒店数最多的十大城市之一,也是火车出行前五大热门目的地之一。在此之前,长沙捧出的茶颜悦色、文和友等新晋网红品牌已经火遍各大社交网络。

  穿过长长的城市甬道,李自健美术馆是小红书上排行前列的网红打卡点,橘子洲头的烟花下涌动着外地游客。边摊贩如织的人流,诉说着这座消费之城的繁华与喧嚣。走过文艺之城的长沙正在成为新一代的网红地标,潮流文化、消费品牌以及年轻人们正在这里形成新的交汇。

  “打”个飞机去长沙打卡

  飞机停落长沙黄花机场,拉出一道长长的弧线多公里,汽车在高速公上疾行,穿过长长的甬道才可抵达城市的心脏地带。边的出租车的哥,熟练地带着游客驶向各个旅游景点。像攻略里说的,外地人要吃够和玩够长沙,才算没白来。此时此刻,已经有人发微博“炫耀”,“3天之内喝了12杯茶颜悦色!”

  图/视觉中国(排着长龙的茶颜悦色)

  假期过半,黄花机场依旧人头攒动。打开微信,一整个朋友圈仿佛都在长沙,频频打卡茶颜悦色和超级文和友。街边则是湖南卫视的牌,年轻人三三两两而行。这种一线城市没有的烟火气,在过去几年里,也曾同样闪耀在重庆、西安等城市身上。

  这次长假,长沙三星级以上酒店很早就售罄了。结束,比热容练习题这里是最早摘下口罩的地区之一。橘子洲的标志性雕塑景点前,偶有几句外地口音,在湖南本地的塑料普通话中显得突兀。和杭州、西安这些网红城市一样,长沙的很多景点都变身为网红打卡点。李自健美术馆前,有小红书用户提供的怎么搭配衣服拍得最好看笔记。

  网红化是长沙急速变化中的一个标签。一条给长沙列出保姆级攻略的笔记在小红书上收藏突破了6万。抖音上,一个有关长沙的航拍系列视频获得了4000多万的播放量。不同的乡音开始在长沙本地混杂。

  几年前,京广高铁的通行为长沙带去了数百万人流,游客的浪潮早已席卷长沙。600元到1000元吃遍长沙是游客们永远做不完的功课。五一广场旁,最繁华的街道上每隔几十米就有一家茶颜悦色的门店。这里汇聚了大牌、国产品牌和地方精品店,门类也不一而足,涵盖生活的各个选项。

  大学教授的团队发现S蛋白的S597-603区的抗体可以在体外导致非常明显的ADE效应,然后用灭活病毒疫苗加上这个多肽以后来免疫猴子,然后再进行活病毒,结果发现会造成病变反应,这是另外一个角度反映病毒的S蛋白疫苗具有ADE效应。

  五一广场远离人群的轩辕殿巷,如今开满了古着店。过去,这里开的是馆、理发店。老一辈人的远走给一批小店让出了空间。其中一家小店的老板小张,在前年大学毕业后凭自己的兴趣开了一家古着店,专门海淘国外的古着好货。最初,小张也只是把这儿当成一个自留地,“主要是想把我喜欢的一些小的东西都塞到这里面而已。”门店营业时间也很随性,下午一点才开门,“因为上午根本起不来”。

  图/视觉中国

  直到小张发现,有外地游客开始走进自己的店铺,拍照打卡动辄半小时以上。她从国外淘来的那些自己喜欢的、不是那么可爱的玩具,也被数条收藏破千的小红书笔记所称赞。轩辕殿巷这一条巷道上,古着店开始如雨后春笋般生长。爱花钱的长沙年轻人又找到了新去处,古着这种小门类的生意也被拿到社交上,比热容练习题成为前者新的社交谈资,“三四十的小店里挤满了人。”

  

  长沙人的朋友圈里,流传着上个月马云来打卡超级文和友的照片。全中国最懂得如何让人剁手的男人来到长沙,逛了太平街、坡子街、都正街,他说长沙的消费经济潜力无限,“我早有耳闻,这次是来亲身感受的”。

  消费之都,这是长沙新的标签。

  截至前,每一日,黄花机场都有9万游客抵达。他们或因故匆匆驻留,或慕名而来。伴随着长沙大力发展旅游业,缩短径的还有长沙一连串的消费业态。即使远离一线城市,旁的茶颜悦色仍然是社交上最受关注的地方茶饮品牌。沿着IFS国金中心这样标志性的商业建筑,数条喧闹的街巷被填满了果呀呀、费大厨、炊烟时代等餐饮品牌,动辄排就要几百。

  华灯初上,解放西却可以夜夜不休。

  在很多老长沙里,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事。随着城市年龄结构的替换,新的消费业态和消费习惯,亦被这座愿意花钱的城市接纳。前些年,这里诞生了最早的社区团购。今年,自长沙精品咖啡馆转型而来的三顿半完成B轮,要做生活方式品牌,“本质上我们是做产品、做品牌的。把新咖啡消费文化培养起来才是我们的目标。”

  人流自轩辕殿巷交织而过,让小张觉得很新奇。不过,终究还是高兴居多,毕竟开门做生意,“有的人真的可以在里面拍照一个多小时,我们从来都是随他们拍,有人总比没人好。”

  长沙人的一天:嗦粉、蹦迪、吃夜宵

  长沙人最好的记忆永远是在夏季的夜晚。空气里弥漫着小龙虾和烧烤的香味,家里的电视机里播放着“啦啦”。典型长沙人的生活信条是,从来不亏待自己。早上嗦碗粉,晚上去解放西唱蹦迪,出来又能赶上夜宵摊,“一天就过去了”。

  图/视觉中国(长沙五一广场)

  2018年开幕的超级文和友,记录了这种繁华。海信广场内的超级文和友是一个巨型的餐饮综合体,上下五层,分别有长沙各个片区的街边餐饮、书店和洗脚城,复原了记忆里的长沙老城区。去年,这里因为单日排位破万而全国闻名。创始人文宾是个有野心把餐饮品牌做成迪士尼的人,“我们要打造一个具有人情味的情境,可能会有很像你家楼下那个充满江湖气的老板娘的人喊你’又来恰饭咯’,也有可能是朋友、邻居的角色带领你走走逛逛。”

  上世纪末,也正是长沙快速崛起的时代。那时,长沙还是湖南台“快乐中国”的发源地。娱乐立台战略下,“电视湘军”初露峥嵘。《快乐大本营》、《玫瑰之约》成为省级卫视第一批能够与央视分庭抗礼的娱乐节目,快男超女更让长沙坐稳娱乐之城宝座近20年。

  制播分离制度盛行后,这种影响力一度消散。谢涤葵、龙丹妮等湖南台人才相继出走,何炅、汪涵接棒网综。市场化的冲击这次跑在了敢为人先的长沙人前面。就连《我是手》的制片人洪涛也在那时打了辞职报告,“还是跟湖南卫视交情很深,也在思考自己想要什么。”

  但长沙的消费潜力并没有因此所改变。2013年时,长沙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是33662元,排在全国31,P却达到7153亿元,排第16。除去夜生活外,长沙的洗脚城数量一度在全国位居第一,还因此被称为“脚都”。

  随着长沙市将文旅消费作为城市发展的重点战略,消费生态的扩张也随着交通的便捷而被加速。

  和橘子洲、马栏山一块被列为长沙旅游特产的茶颜悦色,在2013年底起步于长沙黄兴广场的一家小小门店,创始人吕良刚结束几次失败的创业经历,对走差异化线的茶颜悦色给予厚望。那时候正是台式奶茶流行的年代,介于茶饮与零食间的珍珠奶茶火遍社交,人们常说,“没有珍珠的奶茶是没有灵魂的”。

  茶颜悦色在2018年出圈,带动整个长沙新消费为所知。彼时,虽然茶饮新消费渐起,但相比喜茶、奈雪的茶,茶颜悦色的增长更像是一个难以寻出规律的奇迹。没有过一线城市的,也远离北上广深极速的,彼时的茶颜悦色,只是在长沙拥有数十家小店的新茶饮品牌。

  除去产品层面上的创新,茶颜悦色品牌定位和服务水平主打亲民,以做茶饮“海底捞”为目标。门店里有雨伞、有药箱,店里还有长长的寄语,告诉顾客什么样的喝法最合适。

  茶颜悦色的品牌负责人阿宅向AI财经社回忆,茶颜悦色是在挑战奶茶的“底线”。抛弃了当时COCO都可、快乐柠檬等台系奶茶的日系装潢,也抛弃了盛满佐料所实现的丰富口感,茶颜悦色主打国风,店内装潢朝古风靠拢,就连菜单的名字也结合了古风词牌。比如,红茶系列被称为红颜,绿茶系列被称为浣纱绿,套用阿宅的话,“我们是用新生代的视角,诠释中国传统文化。”

  图/视觉中国(长沙街头艺人)

  三顿半创始人吴骏曾在解释三顿半崛起的过程时提及,新的消费时代,场景即消费,渠道即产品。对于以传媒见长的长沙来说,这是其当年依仗大众媒介出圈时便已占据的优势。《超级女声》的奇迹仍被视为电视史上的一个重要创举,这家省级卫视以发掘年轻人喜爱的偶像为原点,从渠道上了造星产业。

  到了互联网时代,长沙人更懂得如何借势。陌陌、快手证明了湖南人的社交基因,他们借由年轻化的元素包装自己。上半年,茶颜悦色与喜茶联动。5月份,茶颜悦色的B站账开始更新,主推带有长沙气质的vl内容,通过产品服务强化自己的效应,产品、内容和,就变成了同一件事。

  倘若想要明白黑格尔的言语含义,就需要将历史回溯到他生活的年代。黑格尔生活在公元1770年8月27日到公元1831年11月14日,这段岁月中,中国处于乾隆、嘉庆以及咸丰三个的时期。

  连收40单b2a技术课2017-08-0520-05-18_12b2a外汇指标布林带

  而用更长沙的话说,这是长沙品牌中一以贯之的某种特性,“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今年,茶颜悦色全员都进入了“备战”长假业务高峰状态。不会去特别探究新消费时代的含义是什么,长沙创业者会直接感受它、抓住它,“会凭想象,觉得我们应该做点什么”,阿宅称。

  从本土来,到本土去

  常住人口超过800万,处于安逸的中部地带,长沙人推崇小富即安,“10块钱能掏9块5”。这种消费特性天然就为消费之都打下了基础。友谊阿波罗副总裁崔向东曾说,“长沙的年轻人如果有钱了,肯定是先买车子去玩,而不是过安稳的生活。”

  图/视觉中国

  前几年,创投圈的热点是投长沙的广电人创业项目,后来又变成社区团购。今年,在拉动内需的指导下,长沙的消费浪潮尤为受到行业关注。在这个介于下沉市场与一线城市的中间点,消费的花朵已经,形成自己独有的生态。

  由长沙Rer功夫胖和拍档Jason创办的本地街头品牌店BURNIN HOOD,于前在芙蓉区建湘285开幕。功夫胖希望BURNIN能够保持local与街头文化的融合,有本地味道而不偏离街头文化,“我们想告诉世界长沙的年轻人来了!Watch out!”

  BURNIN的系列作品中,既有街牌的大色块,又在宽松的造型下,通过拼色展现年轻人个性的矛盾和冲突。长沙烙印则体现在BURNIN与代表火庙文化的火卫衣中,于今年在圈内引起了一阵小轰动。434年历史的火被抽象提长沙中江湖和热血的一面,“喜欢我们的人,肯定不是看着带货直播长大的,是吃辣椒长大的。”

  它的第一次就像这张图片里的姿势,从高空俯冲下来,两只爪一下就把我帽子抓走了。当时我穿的是一套迷彩服,戴的帽子是单帽子,它把我帽子抓走后,我一摸头,摸到几道凸起,原来已经被它抓出印子了。

  高二就成为一名Rer,在后来成为湖南Rer的代表人物,登上《越策越开心》、《天天向上》等综艺节目,长沙始终是功夫胖的原点。他去年的作品《海底捞月》,把长沙那首著名的童谣作为词,要唱出“人生好比戏一场”的支离感,“我从小不一样和你们不一样/在地底淘金矿在海底捞月亮/人生好像戏剧样江湖中继续浪/天大是我的地大是我的床……”

  选在今年开实体店,对于BURNIN也是一种到了时候的选择。辣椒孵化了长沙年轻人燥起来的性格,过去几年里,WOLL UP滑板店、46LIVEHOUSE,带动了长沙本地青年文化圈子的形成。说唱文化的几度沉浮,都源于地下与地上的冲突。功夫胖则主动走出地下,参加《中国新说唱》,与张艺兴合作,也把品牌当成某种媒介。“BURNIN BOYZ IN DA HOOD”是BURNIN一年一度的线下品牌活动,为的是让长沙那些喜欢辣椒和HIP-HOP的年轻人能够玩在一起。

  9月20开业当天,门店便已如过去几年的茶颜悦色、超级文和友一样排满了长队。“北上广可能包容了太多东西,标志性的东西没办法脱颖而出,比热容练习题就算出来了也马上又有新的东西覆盖。”Jason告诉AI财经社,“在本土长大,BURNIN知道做怎样的产品,更能在内容和视觉上体现我们所想表达的湖湘文化与传递的。”

  这种巨大的潜力,首先已经体现在数篇打卡笔记和短视频上,燃烧青年的热情在社交上完成迸发,又夹带长沙一向外扩散。更早以前,在长沙还在依靠超男快女火遍全国的时代,这种趋势便已体现。

  时代已经改变,期间,超级文和友的取已经超过3万。社交上,费大厨、一盏灯和又见炊烟,接力茶颜悦色和文和友,成为新的网红餐馆。有人写下留言,“奶茶喝到爽的一天,排队等到颓废的一天,橘子洲走到断腿的一天,喜欢长沙的一天。”

原文标题:比热容练习题文艺之城长沙成新网红打卡地,有 网址:http://www.hiteshjoshi.com/lvyoupindao/2020/1009/5387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