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iteshjoshi.com

失业潮与夹击之下 白宫为何急于重启美国经济?

  原标题:失业潮与夹击之下,白宫为何急于重启美国经济?

  当地时间4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白宫将宣布成立经济工作组,目标是在未来几周内重新美国。

  “美国接近完成重启美国经济的计划。”特朗普称,“我们将很快敲定全新的、非常重要的指导方针,为州长们提供令其所在州安全开始启动(经济活动)的所需信息。我的计划和相应的指导方针将给予美国开始恢复正常生活所需的信心。”

  在全美新冠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还在不断增长之际,特朗普急于重启美国经济,恐与暴增的失业率脱不了干系。但对于特朗普的复工计划,不少州长都发出了不同声音,疾控专家们更是认为不应“一刀切”地全面复工。

  而对于重启美国经济的前景和困难之处,上海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国际货币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高洪民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储前期急剧降息和无化宽松政策的推出,财经频道主要目的是,特别是稳定经济和金融市场预期。特朗普现在急于推出复工计划,是防止进一步将经济拖入严重衰退或萧条。如果经济陷入长时间衰退或萧条,金融机构和实体经济的资产负债表就会出现大问题。根据2008年的教训,在危机条件下,即使使用非常规货币政策,如果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依然过低,无注入流动性的做法,一般只会导致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间投资回报率的扭曲,仍难以在短期内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尚在蔓延,争议是否复工

  截至时间4月14日17时,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显示,美国累计确诊新冠患者超过58万例,累计死亡超过2.3万例。

  特朗普在白宫会上表示,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已开始达到平台期,表明“保持社交距离”努力已经成功。“我一直在与我的团队和高级专家进行许多讨论。我们‘非常接近’重新国家的计划,甚至有可能‘提前’。”特朗普说。

  13日当天,特朗普还在社交上表示,“一些人称各州州长有权决定是否重新,而不是总统和。让我们弄清楚,这个说法是错的,总统才有权决定。”

  与此同时,纽约州、州、康涅狄格州、州、特拉华州和罗德岛州等六个州宣布“协调”措施,将组建特别小组,研究重启经济、学校的计划。“最糟糕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我们将不会‘尽早复工’的压力,而是在安全前提下才会重启经济活动。”纽约州州长科莫称。

  医疗专家们则对此表达了更加慎重的观点。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接受美国采访时称,如果过快恢复正常状态,的新型将有进一步的“非常大的风险”。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局长哈恩则表示:“(5月1日复工)是一个目标。我们对该目标充满希望,但我认为现在说已经看到尽头的光线还为时过早。”美盛顿大学健康计量与评估研究所所长默里博士也直截了当地表示,如果5月1日放宽社交距离和居家隔离措施,将再次恶化。

  “如果没有以下四个条件,美国经济不会重启:医院有足够的收治能力、支持广泛检测的基础设施、减少病例为目的的接触追踪和广泛的血清检测。”投行在研报中预测,美国的第一波复工应该不早于2020年6月。联合创始人、美国盖茨基金会联席比尔·盖茨也在接受采访时称,美国重启经济的最早时间是5月底。

  一方面是对于复工时间的广泛争议,另一方面则是急剧恶化的经济指标。3月15日到4月4日的三周时间内,美国约有1680万人首次申请失业救济金。美国劳工部估测,按照目前趋势,4月份将有超过2000万人失业,4月失业率可能会达到15%。英国市场调查机构IHS马基特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美国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环比骤降10.3点至39.1点,这是该指标自2009年10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财经频道此外,本周晚些时候将发布的零售销售和新建设等数据大概率急剧下降,因为期间许多行业的经营活动已陷入停顿。

  结构失衡导致实体经济增长困难重重

  “目前仍在蔓延,经济活动的供需两端都可能被阻断。在人们的预期中,实体经济可能会发生衰退甚至萧条,正是这种预期的作用,迅速反映到金融市场,导致股市暴跌。这是此次危机与2008年次贷危机首先爆发在金融领域的重要不同之处。”高洪民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开始在美国蔓延时,储更关注金融链条的流动性短缺问题,对于经济领域可能出现的恶化,美国则同时采取财政与货币政策的组合拳予以应对,无论如何,经济和金融是相互依赖的,相互传染的速度极为迅速。

  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既建立在实体经济基础上,也能够推动实体经济发展。但主要以金融衍生品和业为主组成的虚拟经济,其扩张速度和规模,财经频道并非始终与实体经济同步。高洪民介绍说,美国是市场主导型金融结构,即货币和资本市场在美国的金融市场发展中占据主导地位。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时,美国制造业占其国内生产总值(P)的比重仅为11.7%,而虚拟经济(主要包括金融服务业和服务业)占比则达到20.7%。

  “2008年之后,原有的经济失衡、内部结构等美国经济深层次问题,近年来并未得到真正解决。如果这次导致美国经济长时间衰退甚至出现萧条,即使极端宽松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也难以在短期内使得美国经济恢复较快增长。”高洪民称,“一般来说,量化宽松工具提供的流动性主要提供给了金融机构(包括商业),至于这种流动性能否促进实体经济复苏和发展,关键是在危机条件下,实体经济对资本投资回报率的预期(即凯恩斯本人所称的资本边际效率)。即使实施负利率,或通过扭曲操作降低国债收益率,如果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依然过低,则仍然只会造成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间投资回报率的扭曲,仍难以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不仅如此,虚拟经济泡沫的积累还将为下次危机的爆发埋下祸根。”

  很多机构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并准备采取措施。由、、、、集团、、纽约梅隆和等八家金融巨头组成的服务业(Financial Services Forum)已经宣布,决定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暂停股票回购,将利用大量资金和流动性,通过贷款和服务,为个人、小企业和更广泛的经济提供最大限度的支持。

  美国商会也敦促美国,在一项小企业援助计划到期之前向其注入资金,以支持救灾援助和3490亿美元的可免除贷款。

  高洪民同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上世纪大萧条和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教训和经验证明,货币政策对金融危机爆发和恶化一般能起到较大作用,但一旦出现较长时间的危机或萧条,那么货币政策的效力往往难以达到预期,特别对于经济结构等性问题,货币政策更难起到作用,“货币政策属于短期性政策,用短期性政策工具试图解决性问题的想法很难实现。”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原文标题:失业潮与夹击之下 白宫为何急于重启美国经济? 网址:http://www.hiteshjoshi.com/caijingpindao/2020/0521/2715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