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iteshjoshi.com

苹果亚马逊等科技巨头垄断力量初探 无数热门

  据外媒报道,2016年,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初创Turi帮助近100名客户创建和管理使用机器学习的软件,所谓的机器学习是一种强大的人工智能(AI)技术。Turi的技术前景非常,以至于苹果不惜斥资2亿美元将其收入囊中。

  对于投资者和创始人来说,这笔交易堪称是双赢,但Turi的一位支持者认为,如果这家初创的收购,Turi以及更广泛的科技行业可能会过得更好。Madrona Venture Group董事总经理马特·麦克罗文(Matt McIlwain)说,重要的是至少有些新兴科技保持,而不是落入、亚马逊、Facebook、谷或微软的怀抱。

  麦克罗文指出:“拥有更多的对经济有利。我们通常认为,这比仅仅将这些合并成更大的要好。每个时代都会有些人愿意承担风险,作为住时间的,因此我们才会拥有下一代领先的平台。”

  监管机构和立法者正在调查美国最大科技是否变得过于强大。收购是调查的主要部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将重新审查苹果、、Facebook、财经频道谷以及过去10年达成的数百笔小型交易。

  作为最重要的技术领域之一,AI是个很好的例子。在这个领域,大多数有前途的初创都被吞并了,他们创造的任何产品往往都未能到向的时刻。根据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去年有231家AI初创企业被收购,远远高于2014年的42家。自2010年以来,苹果始终是最大的收购者,紧随其后的是谷、、财经频道Facebook、英特尔以及。

  机器学习初创Primer AI的首席执行官肖恩·古尔利(Sean Gourley)表示:“如果大型科技将它们全部收购,他们就会淘汰这些未来的竞争对手,并有机会真正拥有获胜者。这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我们失去了某些东西。在这一领域可能有不同的做法,但现在我们只有这些较大的做出的决定。”

  研究人员表示,让一个广泛、多样化的社区AI尤其重要,因为这项技术正在为更多的决策提供信息,而且很容易受到的影响。Turi和苹果的代表置评,亚马逊、Facebook、谷和微软也未回应置评请求。

  除了整合有前途的技术外,许多收购都是为了人才。缺乏在深度学习和机器学习方面有经验的研究人员,许多(不仅仅是技术)都在争夺这些专家。2013年,谷收购了DNNResearch,为这家互联网巨头带来了“深度学习教父”杰弗里·辛顿(Geoffrey Hinton)。2014年,谷还收购了由戴米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领导的伦敦研究机构DeepMind,该使用软件击败了围棋战略游戏中最优秀的玩家,目前正在为AI健康应用程序。

  AI行业的并购交易狂潮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最大的科技正在这个被认为对未来计算、全球竞争力甚至军事优势至关重要的领域锁定人才。总部位于西雅图的机器学习算法Algoreimia首席执行官迭戈·奥本海默(Diego Oppenheimer)说:“这是我们有生之年将看到的最重要的技术。如果你这样看,如果它集中在少数几家中,就真的很难与那几家竞争了。”

  总部位于的著名深度学习研究实验室Mila的合作伙伴总监弗雷德里克·劳林(Frederic Laurin)表示,收购规模较小的AI背后的部分动机必须不仅仅是人才囤积。另一种可能的解释是,他们将这些视为竞争对手。

  对于初创来说,当有前途的技术未能成正的业务时,出售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加入一家较大的可以为初创的想法提供更多的受众,并提供更多的资源来更快品。例如,谷和Facebook等巨头拥有大量的数据集,这些数据集对于训练AI模型至关重要。

  巴布克·霍贾特(Babak Hodjat)发明了许多后来成为苹果智能助手Siri的技术,并在去年将自己的AISentient Technologies的部分业务出售给了外包巨头Cognizant Technology Solutions。他说:“一家AI初创很容易获得资金,或者至少是这样。这比将创意为收入更容易,所以退出往往会变成收购。”

  在苹果收购Turi之前,风险投资Opus Capital支持了这家初创,因为它拥有“令人的产品和非常精明的技术团队,”当时在Opus工作的普里蒂·拉蒂(Preeti Rathi)说。但她说,市场还没有为这项技术做好准备。

  现在担任Icon Ventures普通合伙人的拉蒂说:“当一个好的团队遇到一个还没有准备好的市场时,需要大量的资金。而初创通常不会有那么多现金,所以将其出售给苹果对Turi来说是一个绝佳的选择。 ”

  AI初创寻求被大赞助商收购的一个新原因是,计算能力需要高昂的成本。随着AI模型变得越来越复杂,初创正在为云计算服务支付高额费用,以培训和运行这些模型。而且他们经常付钱给他们的竞争对手亚马逊、微软和谷,这些都是占主导地位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总部位于的深度学习实验室Mila的劳林表示,这正在将小挤出这个领域。

  劳林说,财经频道即使是拥有450名研究人员和几所大学支持的Mila,有时也无法与科技巨头对抗。Mila的深度学习和科学总监约书亚·本吉奥(Yoshua Bengio)告诉劳林,来自谷和Facebook的研究论文Mila无法,因为它无法获得相同的计算能力。

  2015年,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萨姆·奥特曼(Sam Altn)和技术专家出资10亿美元帮助成立了非营利性研究集团OpenAI,因为他们担心大型科技主导着如此重要的技术。现在,OpenAI已经成立了一个营利性部门,并从微软获得了10亿美元的投资,部分原因是为了满足其工作所需的密集计算需求。

  尽管如此,许多有前途的AI初创仍然保持着,而且新的初创始终在涌现。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去年有2235笔风险资本AI交易,总价值266亿美元。CB Insights还统计了24家AI“独角兽”。拉蒂说:“每天都有新的初创出现,其中一些正在建立庞大业务,并将成为领导者。尽管当前一代老牌竞争对手,谷、亚马逊等依然相当强大。”

  Madrona Venture Group董事总经理马特·麦克罗文(Matt McIlwain)羡慕地盯着数据和机器学习软件Databricks,该目前的估值超过60亿美元,客户名单包括思科、惠普以及ViacomCBS等。他说,如果Turi也保持,它可能会变得更有价值,但情况也可能变得更糟。

  对于保持的AI来说,这是一条的道。成立于2013年的Clarii的员工最初相信,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个可以自己的利基市场。然而,该难以保持增长势头。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这家初创去年裁员约20%。Clarii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特·泽勒(Matt Zeiler)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文章来源:一线)

原文标题:苹果亚马逊等科技巨头垄断力量初探 无数热门 网址:http://www.hiteshjoshi.com/caijingpindao/2020/0322/259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